屈辱少妇系列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26
    026美艳少妇-巧蝶

    「小傑┅┅这位是关阿姨┅┅赶快跟人家问好啊┅┅」

    「哼┅┅」

    李英傑故意转过头,不愿去看父亲身边的女人,低头独自吃着饭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对不起┅┅小傑这个孩子就是这么不听话┅┅」

    「没关系┅┅以后相处久了,比较熟悉后,也许就不会这样了┅┅」

    关巧蝶虽然感到有些尴尬,但还是先帮小傑圆场,三个人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,一家人吃着特意为小傑回家所准备的晚餐。

    今天是关巧蝶头一次以继母的身份,陪着小傑跟丈夫一起吃饭,她对於始终怀着敌意的小傑,还是以充满耐心的心情,希望能博得小傑的好感,必竟她还是深爱着丈夫宏远。

    今年才25岁的巧蝶,要当做16岁的小傑的母亲,确实是太年轻了,正确的说法是当他的继母,丈夫李宏远的原配(小傑的亲生母亲)贞贞,在一年前自杀死了,她因为受不了丈夫李宏远的风流成性,外遇不断,夫妻俩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,气愤的吞下整瓶安眠药,虽然紧急送医急救,无奈发现的时间太晚,医生也回天乏术,小傑的母亲最后还是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「都是爸爸外面的狐貍精害的┅┅妈妈才会死掉┅┅」

    小傑实在无法原谅父亲身边的女朋友,对於母亲才过逝一年,父亲马上就娶进新妈妈,更是不能原谅自己的父亲,所以,小傑实在无法接受巧蝶这一位新妈妈,如果不是因为学校放暑假,他实在不愿意回家,宁愿住在学校宿舍打电脑。

    「宏远┅┅你看小傑这样子┅┅是不是因为我┅┅」

    「别胡思乱想了┅┅小傑暑假一结束,九月马上就会回到学校上课,相信这二个月的时间相处,他会了解你的啦┅┅接受你当他的新妈妈的┅┅所以别想那么多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的一双大手拍在巧蝶的肩头,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她,鼻子闻到巧蝶迷人的发香,又看见她穿着一套真丝性感睡衣,诱人的乳峰若隐若现的露出来,蕾丝鏽花裙摆遮不住雪白的双臀,忍不住把手伸进去摸她的大腿,在光滑细嫩的肌肤上面,无限爱怜的又摸又揉。

    「讨厌啦┅┅人家在说正经事情┅┅」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我一看到你那美丽的身体┅┅就控制不住我的**巴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一说完,马上从抽屉里头拿出一条绳子,将她的双手捆绑住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讨厌┅┅又要用绳子啊┅┅我会怕┅┅」

    嘴里这样说,眼角却含着春意。

    「嘻嘻┅┅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床头上,然后将嘴堵上,舌头钻进巧蝶的口中滑动,双手伸进胸襟叉口进去摸索着双乳,玩弄一对发硬的乳头,当他嘴巴一分开后,立刻在她雪白的细脖子上面轻轻一咬,温柔的留下爱的戳记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我爱你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把她的大腿用力向二旁扒开,利用手上的绳索,非常熟练的绑在她的脚踝上,然后将她的娇弱身躯,往上一推对折成二半之后,用绳索分别固定在床头二旁,让巧蝶下体的腿根迷人之处,强烈的曝露出来,只见她的yīn阜耻丘上,仅穿着一件黑色丁字型内裤,细小的窄布完全遮不住整个yīn阜,浓密的卷毛从裤缝二旁跑出来,大yīn唇因为太兴奋,而把长条状的细布吸进yīn唇里头,形成她的大yīn唇裂缝,自己夹住细窄布的情形,潺潺的yín水很快的溢满整片裤子。

    「哇┅┅好美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看着老婆下体美丽的景致后,他用双手指头勾着丁字裤的前后两头,沿着yīn唇裂缝用力的上下滑动,让丁字裤底激烈的磨擦着yīn阜穴,巧蝶兴奋的快要昏厥。

    「啊啊┅┅哦哦┅┅哦哦┅┅」

    看到巧蝶高潮近了,宏远更是卖力的玩弄yīn阜,他利用丁字裤的长条窄布,尽力的压在yīn核上头磨擦,有时前后抽动,有时左右翻搅,巧蝶在他巧妙的拨弄下,下体舒爽的快要扭成一团。

    宏远利用丁字裤的磨擦,让巧蝶高潮了好几回,趁她还在喘息的当口,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根黑黝黝的按摩棒,他打开开闢后,用力拨开裤缝边缘,就把按摩棒抵在yīn道口,按摩棒沾着yín水,慢慢旋转滑进yīn道里头,很快就把棒身完全吞噬进去,按摩棒发出低沉的马达声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哦┅┅好粗哦┅┅」

    「怎么样啊┅┅这是你最爱的玩具喔┅┅好好玩吧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将一根电动按摩棒,使劲的往yīn道里面插送,忽快忽慢的插着蜜蕊心,按摩棒发出忽高忽低的震动声,按摩棒身有一根摇摆不停的软鬚毛,他就用软鬚毛去搔着yīn核,让巧蝶马上起了个冷颤,yīn道里头又马上喷出水来。

    「喔┅┅啊哦┅┅我要飞了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因为有按摩棒的催情滋味,让她兴奋的全身泛起红光来,娇媚的脸庞充满含羞带怯的春意,眉头一紧一皱的呻吟着,她的白臀左摇右晃的好不快乐,宏远看到她被按摩棒操的很喜悦的模样,**巴一下子就翘着老高,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,掏出一根黑**巴来,他的龟头前端的马眼,马上兴奋的流下透明泪。

    「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一根粗大的**巴,用力插入巧蝶的yīn道里头,结合的那一瞬间,二个人都愉快的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巧蝶虽然四肢都被捆绑在床头无法动弹,但是在宏远激情的插入下,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,巧蝶下体的窄洞就像是会吸人的蚌壳般,把宏远的一根大**巴紧紧的吸夹住,又热又紧的美妙滋味,让他忍不住冲动起来,奋力的摆动下体让yīnjīng更深入,一进一出的猛干着yīn道,卵蛋也陪着敲白屁股。

    巧蝶主动的送上香舌让他吃进嘴里,二个人的舌头纠结在一起,宏远用他的双手尽情的揉搓在乳房上面,把她一对丰满的乳房挤成一团变型肉球,下半身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,粗大的**巴在窄洞里头翻搅不停,带出一沱沱黄白泡沫,快把她的yīn道嫩皮给干翻到外面一样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我要喷了┅┅我们一起去┅┅哦┅┅快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在宏远的一声低吼下,对着巧蝶的肚脐眼射出精液来。

    一对狂蜂浪蝶,经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情之后,二人紧紧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「干┅┅这对狗男女┅┅那么激烈的摇着床┅┅不会累吗┅┅」

    睡在隔壁房间的小傑,突然就在要临睡前,听见父亲与继母做爱的呻吟声,让他好奇的閤不上眼睛,还是处於发育阶段的下体,因为听见做爱的声响而主动勃起。

    (如果我也有女人可以做爱的话┅┅不知道该有多好啊┅┅)

    小傑边偷听父亲做爱,边磨擦自己勃起的yīnjīng,脑海里想像着继母赤裸裸的画面,等到隔壁安静下来之后,他才加快自慰的速度,才一会儿功夫时间,他舒舒服服的射出精液来,心满意足的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「二」yín欲巧戏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宏远带着巧蝶在超市闲逛,准备晚上帮小傑加菜,他突然看到巧蝶弯着腰在挑菜的时候,因为翘着屁股而把裙子拉高起来,不小心露出红颜色的丁字裤来,一条细窄的布条夹在粉白的屁股缝中,把一颗肥臀完全露出来,黑黑一丛卷毛从裤缝二边跑出来,惹的她身边的一群男生,个个都停下脚步来欣赏她的裙底风光,宏远看了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更加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你屁股再翘一点┅┅后面好多人在看你喔┅┅」

    听到丈夫在她耳边悄悄说,巧蝶马上红着一张脸,慢慢的在冷冻柜里头翻着蔬果,还把双腿微微分开,让下体yīn阜完全曝露出来,让路人能够看得更仔细一点。

    碰~~后面传来推车相撞在一起的声音,二人高兴的相视一笑,快步的跑去结帐。

    「刚才被人看见内裤,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啊?骚女人┅┅内裤都湿了吧!」

    「┅┅嗯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羞赧的倚在宏远怀里头。

    「让我摸看看┅┅」

    俩人一回到轿车上,宏远就迫不及待的拉高巧蝶的短裙,把手伸进她大腿根的地方,对着yīn阜摸来抚去,巧蝶也配合着尽量张大腿根,让丈夫能够满足。

    「现在马上脱下来给我看┅┅」

    听见丈夫的要求,巧蝶顺从的左右摆臀,把内裤从窄裙底下脱下来交给他。

    「嗯┅┅果然有湿气┅┅还有骚味道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嗅完巧蝶的内裤之后还取笑她。

    「讨厌啦┅┅都是你要人家这么做的啊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在丈夫怀里羞怯的撒娇起来。

    「来┅┅把这根塞进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从超市袋子里头,拿出一根小黄瓜来,就从扒开的yīn唇缝隙中塞进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讨厌┅┅要人家怎么走路啊┅┅」

    「嘻嘻┅┅我们找地方亲热一下吧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拉着巧蝶回到超级市场,找到男生厕所就把她拉进小隔间。

    「老公┅┅不要啦┅┅这里是男生厕所耶,会有好多人走来走去的┅┅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啊┅┅这样比较刺激啦┅┅快┅┅先帮我含**巴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用力的把她压到自己跨下,催促她解开裤带。

    巧蝶只好无奈的跪在湿淋淋的水泥地板上面,脱下丈夫的裤子,掏出一根已经硬直的大**巴放进嘴里头吸吮,她一手握着yīnjīng包皮又推又搓,一手抚着卵蛋玩着睾丸,把宏远一根大屌尽力的吞进喉咙里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老婆,我的好女人┅┅真是好会吸喔┅┅可以发出点声音来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一听,果然吱~吱~有声的吃着**巴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有人进来上厕所的声音,二人不但没有停下手边的工作,反而更卖力的取悦对方,宏远还从她肩头拉下衣服的肩带,让她一对大奶跑出来晃动,宏远故意用力捏着粉嫩乳头,让巧蝶发出荡人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「好啦┅┅转过身去┅┅」

    他让巧蝶双手扶在马捅盖上面,然后翘起她粉白细嫩的肥臀,宏远扶着**巴来到她身后,先拿出湿淋淋的小黄瓜放进嘴里头嚼,龟头对准屁股的两片肉缝中间磨擦。

    「已经好湿了┅┅老公要进去啰┅┅」

    唧~的一声,一根七吋长的大**巴,连头带根全都插进了巧蝶的细缝窄洞里头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好爽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丝毫不松懈,马上用**巴顶着小肉穴,一进一出的在yīn阜腔口滑动,二人肉体激烈的顶撞在一起,发出啪啦~啪啦~的肉搏声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外面好像有好多人喔┅┅快发出点愉快的声音┅┅」

    外面传来很多人走动的声音,加上丈夫在她耳边低语说明,巧蝶心理更是紧张,全身一紧绷更是把他的**巴夹得更紧些,下体泌出更多的水?#123;出来。

    「呼┅┅好紧好爽啊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正处在让人兴奋的紧要关头上,宏远完全不理会厕所外面的观众,一劲的摇摆下体直捣巢穴,卖力的对着yīn阜插送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来了啊┅┅哦哦┅┅啊啊┅┅我来了啊┅┅哦哦┅┅啊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配合着丈夫的节奏,忘情的前摇后摆,让粗大的yīnjīng能够完全深入她yīn道的每一吋地方,她用力挤着自己的双乳,二人同时沐浴在熊熊欲火当中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我要出来啰┅┅我们一起出来吧┅┅」

    听见丈夫的低吼,巧蝶下体一紧缩,俩人情欲在瞬间都爆发开来,龟头远对着yīn道最深处,噗~噗~噗~喷进三道白精液进去,让二个人的结合得到完美的高潮。

    俩个人整理好衣裙,准备离开厕所时: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下面不用处理啦┅┅内裤也不用穿┅┅我们就这样子离开┅┅好吗?」

    宏远拿走了内衣裤,巧蝶只好光着屁股走出男生厕所,来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对着她们指指点点,巧蝶胸前半透明的衬衫,夸张的露出二粒葡萄大的乳头,让带着妖艳的眼神的她,更是羞红了脸颊,这时,从她下体的yīn阜夹缝中间,慢慢流出丈夫的精液出来,顺着她的大腿流下二道水滞┅┅

    「三」烈火奸情

    宏远初次见到巧蝶时,从她飘乎不定的媚眼,及象徵yín乱女的散乱眉角,就知道她将是他命中注定的性夥伴,当时宏远与妻子结婚15年了,虽然有一个儿子李英傑,但是夫妻之间只有平淡的性生活,每当宏远向妻子贞贞要求做爱时,心性保守的妻子只是被动的回应。

    夫妻敦伦时她只愿关着灯,用单一种性姿势做爱,性交过程中连呻吟声都不常听见,更别说是肛交或是使用情趣用品,让步入中年的他,感到性生活非常的乏味与不满足,更别说是帮他吹喇叭这种苦差事,无论他是如何的恳求,妻子始终不愿配合他。

    为此而让宏远有向外发展的藉口,他这时已经有好几次外遇经验,可惜这些外遇的女人,热情有余但是大胆不足,经过几次性交之后,宏远藉机拿出按摩棒来,打算要拿来?#123;情玩弄一番,女人一见到这么粗大的玩具,马上竟吓得花容失色,骂他变态色鬼什么的,害他连肛交都没机会做看看,更别说是像a片一样的情节,有女人愿意让他用绳子捆绑起来,再用按摩棒来挖穴了。

    有一天宏远在公司下班之后,参加公司一次紧急会议,会议刚结束之后,宏远到公司洗手间上厕所,突然听见隔间内发出唏唏唆唆的声音,很像是有女人在低吟的样子,他好奇的锁上门之后,拿着水桶垫在脚下,然后爬上门板偷看,果然看见一个年轻的女职员在里面手yín。

    (啊~是她┅┅真的太幸运了┅┅)

    巧蝶是公司新召募进来的电话秘书,当时才23岁的她,是全公司男生最倾心的对象,雍有美丽的脸蛋加上迷人的大眼睛,长发飘逸,身材姣好玲珑有致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,身旁总是不缺男性搭讪。

    只见她把裙子内裤脱到脚底,赤裸着下半身坐在马桶上面,手指伸进下体yīn阜上面,指头轻轻磨擦着yīn核,另一只手捏着乳房,脸上露出既痛苦又舒爽的表情,彷彿是在自己家里房间手yín般,独自沉醉在yín欲的快乐当中,脸上那种yín荡的表情,马上让宏远的**巴激烈的翘起来。

    宏远当然不会错过这场好戏,他把这个女孩手yín的模样,从头到尾看的仔细后,就躲在厕所外面等她出来。

    「关小姐,你好┅┅」

    脸上还带着疲惫又满足的神情,突然间被人叫住,巧蝶脸上露出来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关小姐┅┅刚才你在厕所内的一切┅┅全部被我瞧见了┅┅喔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故意拉长尾音,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你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又羞又愤的想要离开,却让宏远一把捉回来。

    「关小姐┅┅以后你一个太寂寞,可以来找我啊┅┅如此美丽的小姐┅┅我怎么好让你一个人,独自在厕所内手yín呢┅┅对不对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的手轻挑的抚在她的脸上,让巧蝶一时间羞的无地自容,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呆立在原处。

    「拜託┅┅请不要告诉任何人┅┅好吗┅┅」

    隔了许久时间,巧蝶呐呐吐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「┅┅好┅┅不过┅┅你该怎么做┅┅你知道吗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想了一会儿功夫,轻轻的低下头来,就像做错事的小孩般,等着接受处罚。

    「跟我来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粗暴的把她拉进自己的办公室,锁上门之后马上露出狰狞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把你刚才在厕所里头手yín的事情┅┅再做一遍给我看┅┅」

    「┅┅这┅┅」

    「难道┅┅你想要我明天说出去┅┅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吗┅┅」

    被宏远恶狠狠的恐吓,巧蝶一时慌张起来,在宏远的眼神注视之下,无奈的掀起裙摆,把手轻轻盖在内裤上面,不太情愿的乱抚一通。

    「认真点┅┅知道吗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嘴里这么恐吓着,心里是比谁都要急,宏远一辈子都不曾亲眼见过女孩子手yín,更何况是如此貌美的年轻女孩,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,额头的汗珠都兴奋的冒出。

    「把你的内裤脱下来┅┅穿着裤子怎么办事情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听见宏远的命令,她哭丧着一张脸,慢慢的把丝袜及红色底裤脱下来,内裤才刚从脚边离开,马上被宏远给抢到手中,很快的放在鼻尖嗅着。

    「嗯┅┅真香喔┅┅内裤都湿的不像话了┅┅」

    属於女人最私密的东西,被男人拿在手中又嗅又端详,巧蝶感到羞愧的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「你不做┅┅我来帮你好了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急吼一声,紧紧的抱住她,他把巧蝶刚脱下的内裤,用力的塞进她的嘴里头,用脱下来的丝袜捆绑住她的双手,然后把她压制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「嘿嘿┅┅乖乖听话┅┅否则┅┅后果你是知道的┅┅」

    说完,马上用力扒开她的大腿,一头钻进她的跨下腿根的地方,把脸贴在yīn毛上面磨擦,他拨开细细卷毛,把yīn唇扒成v字形的模样,仔仔细细观看属於年轻女性的密处,巧蝶下体传来一阵浓烈的腥气味,那是刚才手yín时留下的yín汁,经过长时间的发酵之后,变成一股又臭又鹊呐帱叮赀h一闻到这股气味,显得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喔┅┅哦哦┅┅」

    巧蝶被粗暴的控制着,无力的呻吟。

    宏远就这么趴在她的腿根处,伸长着舌头轻轻的舔着唇瓣,在宏远的巧舌吸吮之下,巧蝶的yīn阜潺潺的流出水汁来,花蕊中央的一粒yīn核,动情的凸出包皮外面,闪着润泽的水光,引诱人一口吞进去。

    「啊啊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yīn核被人吸吮着,巧蝶全身一颤,高潮来到的一瞬间,忘情的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听见她高潮的呻yín声,宏远马上拉下裤子,掏出一根粗黑的肉棒来,对着湿滑的yīn道口,用力顶进去。

    「呜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的一根大**巴,粗鲁的冲进巧蝶窄小的yīn道里头来回冲刺,把巧蝶干的唉声连连,她好不容易才从高潮的情绪中恢复过来,马上又再度面临挑逗,宏远一根又热又硬的肉棒,就这么急速的进出yīn道做活塞运动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哦哦┅┅啊啊┅┅」

    经过一阵美妙的冲撞,巧蝶也渐渐感到身体的喜悦,她抛弃刚才的矜持与娇羞,主动的扭动下体,配合他的yīnjīng节奏挺起下体,希望对方的yīnjīng能够更深入一点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我要射啦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发出一阵低吼,精液就射进巧蝶的子宫里面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头,经过刚才一阵激烈的交欢之后,总算一切都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做我的女人┅┅好吗」

    「┅┅嗯┅┅」

    刚才经过狂风暴雨式的性交,巧蝶完全臣服在他的性暴力之下,从此以后,巧蝶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性奴隶,任他亵渎的性玩具。

    「巧蝶┅┅去把内裤脱下来给我┅┅」

    「┅┅嗯┅┅」

    上班的时候,正埋首在电脑桌前的巧蝶,被宏远用内线电话召唤,马上扭着屁股进到女厕内,把最贴身的那一层衣物脱下,趁着还有体温赶快交给他。

    「嗯┅┅好香好香啊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在她面前夸张的嗅着内裤,他那种癡迷模样,让巧蝶脸庞马上抹上一层红韵,发出娇媚动人的银铃笑声。

    巧蝶只要一想到,宏远每天拿着她的内裤,放在鼻子上面嗅她身体的味道,下体不知不觉就会湿濡起来,非得要躲进厕所,偷偷手yín一番,才能减轻心理的骚动。

    「下班之后,我们再去老地方┅┅」

    「嗯┅┅」

    下了班之后,两个人马上又燃起熊熊欲火,急忙找一间宾馆,在里头昏天暗地的纠缠在一起┅┅

    「四」yín戏偷窥

    小傑自从回到家里之后,已经连续几天晚上,听见父亲与继母不加掩饰的做爱声,正值青春发育期间的他,为此感到困扰不已,小傑无法遮蔽耳朵不去听他们的嬉戏,当隔壁房间传来肉体的撞击声,还有继母所发出的呓语,忽高忽低的巧妙呻吟,都会让他下体跟着勃起。

    (如果┅┅我也有女人可以干的话┅┅不知道该有多好┅┅)

    还是处男之身的小傑,对於男女间的性事,是既懵懂又好奇,虽然他有看过a片录影带,在网路上也看过赤裸裸的男女交欢照片,但总是不如真实的女体,可以去触摸感受一下。

    (如果┅┅我能够看到关阿姨赤裸裸的身体┅┅不知该有多好┅┅)

    当小傑有了这种想法之后,就开始注意巧蝶的一举一动,尤其是当她背对着小傑时,小傑总是用他炙热的眼睛去偷偷看她美妙的背影,或是从她一双雪白的大腿缝中间,尽力往里头瞧,虽然只能看见一团黑影,但这已经足够让他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怎么也阻止不了内心的冲动,小傑进到父亲的房间内,看见散落一地的女性内衣裤,忍不住跪倒在地上,随便拿起一件女性胸罩,很自然的拿到鼻尖闻。

    (啊┅┅好香啊┅┅这就是女人身体的味道吗┅┅)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香水味,夹杂着一点体汗味,让小傑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看见床脚边一条卷成一团的蕾丝内裤,他连滚带爬的靠过去,瑟缩的伸出手来拿,小心翼翼的摊开来。

    (哇┅┅真是臭┅┅)

    内裤传来一阵噁心的腥臭味,呛的他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小傑仔仔细细的观察这片窄布,在蕾丝花边的下面有片棉布,上面还有些灰褐色的髒痕,还有一大片像?#123;糊般会发亮的水滞,他想像着继母穿着它的模样。

    (这片绵布不就是盖在yīn阜上吗┅┅)

    小傑把玩手上的内裤,yīnjīng在不知不觉中勃起。

    (这就是女生的内裤啊┅┅怎么这么肮髒┅┅还真是臭喔┅┅)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还是忍不住再嗅一下。

    (啊┅┅好奇怪的味道哦┅┅)

    起先嗅到的臭味道完全不见了,反而变成一股令人着魔的性香味道。

    他把整条内裤都放到脸上来,用力大口大口的吸着气,小傑慢慢感到自己勃起的yīnjīng,已经在裤子里头,涨大到让人痛苦不已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(好迷人的女人香喔┅┅)

    他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,将内裤包裹住yīnjīng前端磨擦,才几秒钟时间,马上就从龟头马眼的地方,喷出一大沱一大沱的精液来。

    (啊┅┅喷了┅┅喷出来了┅┅好爽喔┅┅)

    精液全洒在底裤上面,与继母的下体分泌物黏杂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就用这条内裤擦拭yīnjīng,然后丢在一旁,小傑脸上带着邪yín,他刚刚嚐到他这一生中,最痛快的一次射精,马上迷恋上这种游戏了。

    小傑才刚痛快的射完精,马上又进到浴室里面搜寻,他从洗手台下面的篮子里,又搜出二套继母的贴身内衣裤来,那是用细长棉布缝制而成的丁字型内裤,可能是因为存放的时间比较久,衣服传来的气味更是浓烈,小傑兴奋的一件一件拿起来闻过一遍之后,就将丁字内裤套在勃起的yīnjīng上面,用力磨擦龟头嬉戏,绣花奶罩就套在头上,品味着继母诱人的体香,直到气力用尽射精为止。

    这一天,小傑一共射精四次,弄的他疲惫不堪,回房倒卧马上就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巧蝶回到家里之后,看见卧房一片狼藉,穿过的内衣裤被丢满一地,让她吓了一大跳,房间里头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杏仁味,她捡起一条自己的内裤仔细看,上面黏满黄白色的黏液。

    (这┅┅这好像是精液喔┅┅难道┅┅是小傑来我房间乱来┅┅)

    巧蝶手上的内裤,正发出阵阵腥臭味,醺的她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(这事情┅┅该不该跟宏远讲┅┅)

    巧蝶还在犹豫该不该跟丈夫商量时,突然又想到宏远不也是很爱闻她的内裤吗,看起来这对父子的个性真像啊┅┅想到这一点,巧蝶无奈的摇着头,自己收拾这片残局,把衣服通通丢进洗衣机,让烦恼跟着洗衣机转个痛快吧。

    吃晚餐的时候,巧蝶明显的感受到小傑灼热的眼神,在她的背后偷窥她的一举一动,自己的丈夫却像是完全无知,只顾自己吃饭看晚间新闻。

    「爸┅┅你为什么喜欢关阿姨啊┅┅」

    小傑突然间,问起宏远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「ㄜ┅┅你阿姨,人很漂亮啊┅┅对人也很温柔,很照顾爸爸跟小傑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清了清喉咙,嘴里头还含着饭粒,呜呼的讲了几句话来。

    「┅┅妈也很照顾我们啊┅┅你说对不对┅┅」

    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能点着头敷衍了事,小傑被父亲的这种态度所激怒,饭也不吃了,他忿忿不平的跑进房间里头,关上门玩起自己的电脑。

    这一切全被巧蝶看在眼里头,她思索着要如何讨好小傑开心。

    (我看┅┅今天房间里面所发生的事情,先不要让宏远知道比较好┅┅)

    巧谍决定暂时不让丈夫知道,小傑今天在她房间里头,玩着她的内裤手yín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宏远手里拿着绳索,又爬到巧蝶身上求欢。

    「不要啦┅┅你今天在公司里头┅┅不是玩过了吗┅┅我好累喔┅┅」

    「乖美人儿┅┅老公又想了嘛┅┅乖┅┅让我再玩一下嘛┅┅」

    不管巧蝶是否答应,宏远还是拿着绳索将她的双手反绑住,用力拉下她的睡衣,然后把头钻进她的跨下,对着巧蝶的yīn阜又吸又咬着,才一会功夫,巧蝶的下体马上泌出汁来,让宏远能够将指头塞进yīn道里面玩耍起来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不要啊┅┅哦哦┅┅好坏喔┅┅」

    听见巧蝶羞愧的呻吟声,宏远更加兴奋的勃起来了┅┅

    而又躲在房门外头的小傑,听见父亲与继母的嬉戏声音,也忍不住掏出**巴来,对着二人的房门抚慰自己的yīnjīng,听着继母的呻吟声,让他加快磨擦yīnjīng的速度,直到自己满足的喷精为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小傑等到父亲带着继母出门上班之后,马上又冲进她俩人的房间里,找寻巧蝶遗留下来的内衣裤,就跟昨天一样,他一件件拿到鼻子前面仔细嗅闻着,最后再用来打手枪。

    (我一定要玩到这个女人┅┅帮妈妈报仇┅┅)

    小傑心里暗暗发誓,像是故意示威一样,他将精液射向继母的内裤,弄髒她所有的内衣裤才甘心。

    巧蝶晚上回到家,又看见房间里头凌乱不堪,自己的贴身衣物被丢的乱七八糟,上面还有噁心的精液黏在上面,她忍不住将这情形告诉丈夫。

    「没关系啦┅┅小孩子嘛┅┅我们那个年龄的男生,都会这样子┅┅让我来处理好了┅┅」

    「老公┅┅拜託你了┅┅」

    这么令人难堪的事情,巧蝶也实在无法向小傑提起,丈夫答应要来处理这件事,着实让她松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「巧蝶儿┅┅老公又想了嘛┅┅我们快来玩一下嘛┅┅」

    刚谈完小傑的事情,宏远马上又提出性要求,让巧蝶真是又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也不管她是否同意,宏远拿出金属手铐,将她双手反铐起来,然后推倒在大床上,七手八脚的拿出绳子来,将她的身体折弯起来,双脚扒成大大的m型,让她的yīn阜夸张的凸出来,胸前两颗硕大无比的肉球,一并被掏出来玩弄。

    「嘻嘻┅┅这个姿势美极了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傑作。

    「老公┅┅这样不太好吧┅┅」

    「胡说┅┅每次绑你,你不是更容易高潮吗┅┅」

    怕她啰唆,宏远拿着自己的领带,将巧蝶的嘴也给塞住。

    「好了┅┅我要开始玩啰┅┅」

    宏远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台摄影机,架在巧蝶的面前?#123;整焦距,嘴里还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「让你对着镜头玩┅┅更容易有高潮┅┅保证让你爽翻天的喔┅┅」

    用摄影机拍下二人做爱的过程,是宏远想出来的新游戏,在摄影机的镜头前面,有一种会被众人注视的快感,两人会有一种彷彿是a片男女主角般的心态,性致更是高涨,玩的更疯更high。

    等到架好摄影机之后,宏远拿出一箱子的情趣用品来,他先挑出一根又粗又长的按摩棒来,在巧蝶面前挥舞着,然后笑yínyín的打开开关,让按摩棒贴在yīn阜耻丘上面振动。

     =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 章 目 录 下 页